看完《色,戒》了,我最想說的便是這句「敗給感情」。

對,女主角王佳芝的一生,只因敗給自己的感情。

敗給感情的結果,便是在猶豫之間,被自己心儀的男同學鄺裕民推動之下,便跟同學們一起進行暗殺易先生。

可是,王佳芝和同學們以為租間大屋,扮有錢夫婦,便可以闖進易先生易太太的圈子,從而進行暗殺行動。王佳芝還以為,只要她在男同學中得到性經驗,便可以進一步勾搭到易先生的色心。結果易先生夫婦突然說要離開香港,她的經驗未能即時用得著,反而令她添加了陰影。

後來,王佳芝的同學在混亂中殺死易先生的同黨老曹,她看見老曹滿身鮮血,雖然很害怕,但也彷彿頓然大悟,於是便在慌忙之下逃跑了,離她的同學而去。

要進行暗殺行動,不是敵人死,便是我亡。看她那時慌張的神情,她能承受得起暗殺行動時那沉重的壓力嗎?

王佳芝除了感情用事,也許不懂去拒絕,也太容易相信人。

她在逃跑了以後,便獨自回到上海,寄居於舅母的家。她在以後的三年來教小朋友語文、上大學讀書,本來可以重過平淡的生活。可是她卻偏偏重遇鄺裕民。

她最後還是接受了鄺裕民和上頭老吳的要求,再一次「飾演」麥太太,闖進易先生夫婦的生活圈子。她以為,她背熟了麥太太的個人資料,跟易太太混熟,和易先生發展地下情,加上同黨們的協助,暗殺計劃便會成功。她還天真地以為,任務完成後,老吳便會送她到英國,跟身在當地的爸爸和弟弟重逢。她還托老吳代她寄信給遠方的爸爸,殊不知,他把她那封信,悄悄地燒毀了。

其實,她今次有機會拒絕他們的要求,繼續過平凡的生活。我真的不明白。

今次的計劃看似順利,王佳芝終於成為易先生的情婦。她很明白,她付出了身體,讓易先生鑽入她的身體,甚至是她的內心。

不論是他們兩人的肉體關係,還是在秘密的地方幽會,二人之間說話並不多,但是他們互相對望的眼神,不但令彼此明白到,愛對方卻不能明正言順地愛那種無奈,更令對方漸漸地解除對對方的防戒。

向來絕少向太太談工作的易先生,當和王佳芝幽會時,卻鮮有地激動地訴說他在工作上的痛苦。當王佳芝向他唱歌時,他的嘴角露出了久違了的微笑。

當王佳芝和易先生去到一家咖啡店的閣樓,她看著易先生送給她的粉紅色石介指,不禁感動起來。感動,不是因為那如白鴿蛋大的粉紅色石,而是除了易先生之外,從來都沒有人對她那麼好。

本來王佳芝是為了暗殺易先生,可是到了最後,她還是被易先生的照顧和感情打動了。至少,易先生曾經給她一間公寓,讓她不用再寄人籬下;也給過她肉體的歡愉。

可是,王佳芝的親人和朋友呢?她的爸爸帶著弟弟到英國生活,在那邊再娶妻,可是卻說不能負擔女兒到英國旅費。她的同學和老吳都只視她為行動中的工具,當她進行計劃時包受了身心的煎熬後,他們從來沒有給她關心過。鄺裕民口口聲聲說愛她,不會讓她受傷害,不過他除了想吻她外,其餘為她所做的,便是推她交給別的男人,成全他那更偉大的目標 - 救國。而她的舅母替她賣掉父親給她的房子,才給她棲身和讀書。

我想,她這生最關心她的人,大概只有易先生夫婦吧。

當易太太發覺「麥太太」的行李被張秘書帶走後,她還會問問丈夫,她到底去了哪兒;當到了處決王佳芝的時刻,易先生獨自在她住過的客房裡,默默地低頭不語......

最後,就是因為戲假情真,王佳芝趁她的同黨未來到咖啡室時,她凝重地也很艱難地向易先生吐出三個字:「你走吧...」

「你走吧」只是出自於她對易先生的愛,而不是她對同黨、對國家的背叛。

人,始終是有感情的。縱使有理智和偉大的目標,還是敵不過自己的感情關口。

也許要適時收藏自己的感情,才能做好大事吧。

就算當理智蓋過了感情,在夜閑人靜之中,埋藏心底的感情和哀傷,始終都會透過眼淚抒發出來。當易先生從秘書口中,知道王佳芝原本想要殺他,以及他在那張王佳芝和同黨的處決書上簽了名後,他的眼淚,彷彿表達了被傷害和對情人不捨的痛苦。

人,總會有些時刻,被自己的感情打敗了吧。


Bel B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