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聲明]
1. 以下關於所有人物的負面評價,乃針對事而不是針對人,如有冒犯,只能說聲不好意思,可是本人絕對不會道歉,修改或刪除本文
2. 嚴禁以任何形式節錄、轉蛓本文章任何內容。尤其是報章雜誌、電台及網台節目等公開的形式。如發現本文內容被節錄、轉蛓或在任何公開媒體被談論,本人必定會追究到底,甚至必定會遭受神靈的懲罰。
3. 鑑於網路上所有關於「家庭系統排列」的評價都是正面的,可惜本人卻遇到很負面的經驗。本文的目的,是純粹分享本人參加「家庭系統排列工作坊」的經歷及期間出現的強烈情緒反應。請各位打算參加的讀者,自行衡量這種療法是否適合
4. 本人對「家庭系統排列」沒有太大認識,故不要來信詢問本人。有興趣的讀者請自行 google 或者向坊間靈性治療中心了解詳情。
5. 本人絕對不會接受各位讀者有關以下文章的任何意見,有關本文的來信一律不回覆,請自重。

 

** 本文內容很長,請預留時間去讀哦。 **

 

每個人都是不同的個體,有些靈性療法適合某些人,可以套用在某些人卻帶來反效果。

早前在 Facebook 聽見某網友,上過某間位於佐敦新開的靈性治療中心的「家庭系統排到工作坊」,她說發現她的金錢問題改善了,並且覺得這個療法對她很有效。

由於我一直都有著很多的困局,加上希望發現自己家族的「真相」,於是便決定出席那間中心的「家庭系統排到工作坊」。

什麼是「家庭系統排列」?(摘自維基)

家庭系统排列(Family Constellation)是心理咨询与心理治疗领域的一个方法,多用于家庭治疗。该方法由德国心理学家伯特·海宁格(Bert Hellinger)最早研究发展起来的。家庭系统排列是系统排列(Systemic Constellation)的一种(另有组织系统排列等),系统排列是通过现象学方法探究问题的根源和解决方法。 海宁格发现在家庭系统中,有一些不易被人们意识到的动力操控着家庭成员之间的关系。很多人的心身问题,其实都是家庭“牵连”造成的。将“牵连”的原因显露出来,往往能找出化解的方法。

(我個人的觀察)
在「家庭系統排列」工作坊裡,都有一個家庭系統排列師負責帶動個案家庭的排列,首先會了解個案的問題,然後了解其家庭成員的狀況。開始排列之前,個案會在場中的參加者中,憑直覺選出一個人代表他自己,其他的人代表其家庭成員,然後也按直覺,把每個「角色」分佈在場內不同的位置,至於每個角色排列的位置並沒有特定,大概是是家族成員之間的能量所帶動。排列師便根據各家庭成員的位置,帶領「主角」在「角色」面前作對談,或者說些誓言等,有時「角色」因為被能量牽動,會自動移動到適合的位置,甚至表達一些和個案相關的信息等。排列的目的是為了讓個案「看見」和面對真相,並且和相關的家庭成員和解。

其實所有的問題,根源是沒有得到足夠的愛

 

這個 workshop 一共有 15 個人參加,時間是朝九晚七左右,每個人都有一次被「排列」的機會。

基本上每個個案,都各自帶著不同的問題來上課。而且,每個個案被排列出來的家庭成員,總是帶著沉重的感覺,甚至連旁觀的出席者,都會被該股能量感染下而落淚。

首先講一點關於那位來自台灣姓陳,很出名的男性排列師的感受:

坦白說我覺得他太主觀。例如在某個個案裡,我被選中作為個案的代表 (媽媽),我明明根據自己的感覺,走向「兒子」前面,但「兒子」卻不知為何流淚,於是排列師便說「兒子」把自己代入了角色,於是馬上換個男士去扮演「兒子」。

第二次排列好後,我想再次跟隨自己的感覺,走去「兒子」前面時,這時排列師便否認我的感覺,可是我卻堅持走到兒子前面,最後我和「兒子」相擁起來,這證明我是對的!

 

下午便到我去被「排列」了。排列師指出我的根本問題是,我的心智只是停留在二十出頭,而且養母對我太過保護,以致我不能成長,去創造我的豐盛。

我的家庭成員排列出來的結果,是我、已過身的養父、養母之間都相隔很遠。

然後排列師說,我養母有精神分裂的情況,而且她平時總是失魂落魄,說話有時問非所答等。(失魂落魄是對的)

代表「養母」說,她覺得她很掛念一個人。(可是卻說不出那人是誰)

排列師把我移動到「養母」面前,我看見代表的角色搖搖欲墜,好像無法站穩似的。

他說其實我的養母有很深的無力感,並且有尋死的念頭,可是因為我,所以她才能撐下去。

之後我跟著排列師的帶領,說了幾遍要長大、獨立的誓言:

「我不是你的附屬品,也不是你的支柱。」

然後,代表養母的角色倒下了,好像快要死的樣子。

 

「好戲」在後頭。

排列師馬上找了一男一女,分別代表我原生家庭的父母。

我和這對「角色」對望了很久,可是沒有一個人說話。

排列師於是問我有什麼感覺,我便說「很憤怒」。

然後他便叫我用言語表達出來,於是我便大罵他們兩人,可是他們仍然一言不語,連一句道歉也沒有,真的很狠心!

我問他們為何要把我拋棄,他們初時沉默不語,問了幾次,代表媽媽的女人說:

「我們是不要你的,我們不要女的。」

這時我深深感受到被拋棄,深層不被愛的負面情緒,於是便嚎哭了,我覺得自己很可憐。

然後我轉身,繼續嚎哭,當我想上前擁抱前面的「養母」的時候,排列師便說:

「排列到這裡停。」

 

為什麼要在這個時候停啊?我心裡非常不滿!

可是當時我只有跟「養母」擁在一起嚎哭,說了:「我真的很對你不起,沒了你真的不知怎麼辦。」

「養母」便安慰我說:「你長大了,要自己面對各種事情了。」

最後我主動要求上前擁著「養父」,他在我耳邊說:「我會在另一個地方好好看顧你的。」

 

之後,排列師在眾人面前說,我不接受自己的原生家庭,我感覺到被屈,因為這個事實我一早已經接受了。

那我問排列師,今次的排列是否沒有效,他說,我必須要接受,才會有效。

 

在下一個個案進行時,我再次忍不住哭,這時排列師很無情地說:

「要哭便躲在一邊哭,不要在眾人面前哭,你是想令大家注意你。」

我便說:「原來我連哭的權利都沒有!」

之後,我主動要離場,本來我想去一個房間坐坐,可是排列師指著門口的方向說:

「要出門口嗎?」

原來他要趕走我!!!!!!!

 

我為何要被趕走???????

 

我就是不要就範,於是我主動進入一間房裡坐下。

中心那姓王的負責人進來,說找個同學進來陪我一下。

結果,無人進來陪我,在那幾個小時裡,我都是獨自一個人。

她不守信用,講完就算數。我呸!

我是沒有有理會的,那裡每個人都在告訴我,我是不值得,沒有人願意愛我,沒有人願意接納我!

 

不論我哭得多慘,還是沒有人來看我!

我只是重覆體驗,小時候被人遺棄的情緒。

 

他們不理我嗎?我只好 Whatsapp 和 Facebook 宣洩情緒。

很感謝其中一個好朋友,願意和我在電話交談和聆聽。

有時候,外求是必須的,讓真正關心我的人支持我吧!

 

感謝那位好朋友點醒了我。

其實以我的 case,交給慈悲的佛菩薩幫助便夠了,如其花很多錢上很多靈性成長課程 (而且恕我直言,有些所謂的靈性導師,只不過是半桶水,在混飯吃而已),不如發願讓佛菩薩給我支持更好。

自從我帶了這位好友一起去佛堂,自此她經常都用功唸經,加上有空便做善事,她覺得她的運程比以前好,思想比以前正面一點了。

 

之後,我一直都困在那間房裡,到差不多時間要返夜班的時候便自行離開中心。

我在上夜班的時候,我的淚水仍然忍不流湧出來,這樣很影響我的工作。

 

當晚晚上 11 時 50 分,我剛回到家不久,那中心姓王的女士打電話給我。

其實當時我只想早點梳洗睡覺,所以並不歡迎她的來電,不過既然她打來,便禮貌地跟她談幾句。

整個談話,她的話氣都是很硬倔和冰冷,讓我感到很不舒服!

 

她說我在逃避,並且需要去釋懷和放下我對原生家庭的憤恨,其實是因為這點 (不接納原生父母,即是代表我不接納自己),所以我無法去擁有。

我把我在今次排列體會到的事分享,例如同時跟我養母有關,她否認,她堅持她和排列師的看法是對的。

我說我有很多負面情緒,我需要時間釋放,恕我不能馬上做到。

於是她說她只是有責任找我談談。

我很順口地回應:「如果你只是為了責任,而不是出自關心,不如你不要打來了。」

 

之後她問了我很多問題,我說:「我想休息,我都無想過,我答唔到你。」

我心想:「你講完未?我想收線!」

我也無意識地說了一句話:「我不能給你讓你滿意的答案。」

我也表示有很多負面情緒需要處理,這些負面情緒很影響我的生活,希望她將來攪同類 workshop 能注意這點,可否注意下其他案主的情緒反應。

很遺憾的是她不願意聽下去,她表示家庭系統排列是這樣的,她反駁說創始人海靈格會把不合作的案主踢走。

她還說她無能為力。

 

其實她只不過想聽到「我覺得今日的 workshop 對我很有幫助」、「我願意作出改變」之類的說話,讓她自我感覺良好罷了。

可是我發自內心地說「抱歉,不是」。

我告訴她,我感受到她不尊重我的選擇,也沒有從我的角度去看,

沒有用心去了解和同理,只是堅持把她的意見塞給我而已,所以我由心地不肯回答她的問題。

所以整段對話,我聽得出她很不滿意,還反過來指責我怎樣怎樣。

即使她沒說出口,但是從大家的對談,我是感受得到的!

 

最後她問我想如何處理,我說我現在只想處理今天所產生的情緒問題

「我不需要靈性治療,我只好尋求朋友及外間的幫助,或者她們會幫到我。」

(這句暗示了,既然她表示無能為力,所以我不再要求她的幫忙。)

她聽到這句後,便以非常硬倔的語氣,只說聲「拜拜」便收我線。

 

最後我在 Whatsapp 寫了以下幾句說話給這位王女士:

「其實你在夜晚打給我,我感到非常騷擾。BTW 多謝你的問候。」

「我希望你能尊重每個靈魂的選擇,謝謝。」

 

之後整晚都睡不著,為了這件事令到我失眠,真的很笨,可是我真的無法入睡。

翌日,我也不斷在哭,感到全身都被抽乾了。

照照鏡子,我看起來像個 40 多歲的大嬸,皮膚乾旱、毛孔比平時粗大,很憔悴,很蒼老。

 

然後,我把從 SRT 初級課程帶來的圖表,把我清理一下,雖然仍然感到被抽乾,但已經沒有再哭了。

很感謝元始靈給我的禮物。

自從前天的家排之後,我的深層悲傷的情緒從未好過,幸好得到上天的眷顧,我找到適合的心理輔導,接受心理的治療了。
我只能說,不論在家排之後出現什麼情緒的後遺症,那間中心是不會提供任何支援的!
就連收到我個案的輔導員都說,他都不贊同這類不會有任何情緒支援的「家庭系統排到」workshop 的。


去上什麼成長課程還好,傷心痛哭後還有一班 buddy 支持,可是我在悲傷時所需要的支持,在今次工作坊裡,無人願意支援我。
鬼唔知條路係要自己去行,但係情緒的釋放是很重要的!

這幾天我想了很多,明白到我不去「成長」,是因為有些生命的計劃,「成長」後便沒法去做了,
例如一個人去旅行、上課、甚至做 Blogger 等的人生 mission 等都無瑕去做了。
而且當我馬上便「成長」,很快便去成家立室,可是媽媽不可以接受女兒的離開,
所以她在日常生活裡,總是不論我做什麼,她都要管、反對。
所以當我真正獨立了,她很快便要走了。
其實她走了,對現時的我並沒有好處。

之前總是很想改變,但近來往內心看,我要的並不是改變,只是想要改善現況。
所以只要多行善事,向佛菩薩發願,多唸經,並且保持正面思想,持之以恒便會有改善。
命不能改,但運可以改,因為命是在出生之前,靈魂已經計劃好主要的課題,
所以之前我一直想改變,可是不但沒有改變,反而換來更大的痛苦。

世間萬物都有其運行軌跡,如果不顧一切地拔苗助長,只會帶來反效果。
每個靈魂的成長歷程都不同,我個人認為,時候到了,自然會發生一些事情,到時便會成長。

所以我向那位王女士說「順其自然」,不過她不同意,她覺得命運可以改變。
「順其自然」並不等於「認命」,
而是不論自己是怎樣、身邊的環境、際遇如何,先用愛去接受,然後積極面對和克服挑戰、困難。

因為覺得不足,匱乏,所以才要「改變」,這就是向外求。
可是過去的經驗告訴我,基於匱乏的頻率,越是「改變」,越是得不到想要的。

每個人都有內在的力量,去面對和克服身邊的問題,
所以我常去的佛堂,有位法師說:
「我要你們親自唸經和拜懺,親自向冤親債主懺悔,親自為自己積累資糧,而不是我幫你們唸、幫你們拜。」
許多的療癒方法,只不過幫助大家去提升氣場,清理負面能量,提升靈性,
至於療癒方法是否有效,根本是在於個人本身。

 

至於她的電台節目,我以後都不會收聽,也已經 unlike 她的 Fanpage。


在家排之後,我有我的選擇,不論我的選擇如何,希望各位真正關心我的朋友能夠尊重。
謝謝!

 

這裡有我的生活和好物分享~ 歡迎各位來探我喔~
Bel Bel's Facebook | Bel Bel 的微博
E-mail ♥ bforbel@gmail.com


, ,

Bel B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