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從我開始寫美容 blog 後,便很少談及自己的近況了,那是因為懶惰的關係,加上這兩年生活實在太迫人,所以連 blog 也少 update 了。[^^"]

今年的雙料情人節前幾日,我被某個不熟的佛友的說話刺傷了,還把自己弄得整晚都睡不著。

雖然我現在的生活還不算好,幸好還有一些對我很好的朋友在身邊。在這個很特別的情人節,有兩個美女 Bloggers 陪我來個午間小聚,真的很感恩。


(我這日的午飯是 E-mo 的石頭鍋飯,位於屯門華都廣場地下,食物質素都不錯。)

前幾個月,還被一個很多年前的舊同事 add 我的 FB,很開心看見他和他的好朋友兼同事都有不俗的發展。不過我們的大老闆卻在今年初離世了,我從舊同事聽到這個消息,都感到有點難過。因為他和另一位女上司,是我當年的「救命恩人」,因為如果沒有大老闆開那間公司,還有女上司決定請我,當時我便不知失業失到何時了。

本來我在去年 11 月在無心插柳之下,找到一份全職工作,不過最後我聽了高我和天使的指引,祂們都說那份工作不適合我,還說我會有其他機會,不要心急,並耐心等待。結果我便沒有接受那個 offer。

在這段期間,我只是靠馬會的兼職收入,以及賣去二手書籍和手提電腦的錢維生,經濟十分拮据,說實在我有後悔過,還怪責祂們的指引是否錯誤。

到了最近,回想過去幾個月的日子,以及所做的事情,才明白到為何高我及天使叫我不要接受那份工作。

 

以前我在馬會工作,因為沒有伴兒,可是我卻找不到話題和同事們搭訕,所以覺得很悶,很寂寞。

然而這幾個月,我多了時間返兼職,漸漸地便和同事們熟絡了,也漸漸地感受到同事之間的愛和溫暖。

我發覺這幾個月,我會主動和人打招呼,有時還嘗試去搭訕。反觀前幾年的我,根本沒興趣主動和人打招呼,更何況找人聊聊。

 

當然自從在 quit 那份該死的工作後,我便每星期為自己做 SRT 清理。

因為在過去世的遭遇,以及今世父母/家庭的問題,所以我的靈魂,就連我的意識及潛意識,都很需要被療癒。

在這段比較「悠閒」的期間,我也開始觀照自己,讀過一些自我療癒相關的書籍,也聽了不少有關 New Age 及賽斯資料的網台節目。

 

講真,我這一世便是在地球的最後一世,所以有時有些居士、佛友、法師等說學佛修行、做義工、出席法會等是為了消除業障,斷輪迴,積聚資糧往生淨土等,已經不關我的事了。

我覺得在近期該做的事,便是多觀照自己,探索一下造成現時的實相,是怎麼樣的內在所造成的。

我真心地覺得,去法會、做義工等並不能解決我內心的問題,反而還把問題推給所謂的「冤親債主」,有時還會質疑菩薩:「為什麼唸了那麼多遍咒語/經文,我還是沒有工作、沒有錢、沒有伴侶?」

 

我發現這半生不論金錢、工作、感情等都出現問題,便是原於我的內心世界。

我一直都無意識地懲罰自己,尤其是用情緒來懲罰自己,常常都很不開心,連自己的能量都拖低了,可是我一直以來,都不明白自己為何老是被情緒困住,無法走出來。

再看得深入一些,就是不懂得愛自己、待自己好,感到自己在世上沒有價值。

 

原來,我一直都無意識地把「愛」推開。

我老是追逐那些不喜歡我的朋友、異性朋友。

可是真心待我好的朋友及異性朋友,我卻不知不覺地逃開。

好像我過去曾經堅持暗戀一個男同學兩年 (最後沒有發展),可是對於另一個表明愛上我的男同學,卻視若無睹。

因為這樣的模式,所以我很難找到知心好友。

 

最近有個佛友突然間很想接近我,有一日不斷找我談話。

不知為何我覺得很不自在,好想避開他,尤其是他問我拿電話,我卻叫他去 Whatsapp 群組找。

之後卻覺得「多一個朋友無壞」,於是便主動 Whatsapp 跟他聊幾句。

可是他好像不願和我多談的。

就連我說「得閒找你食 lunch」,他卻支吾以對。

這時我卻感到很失落。

我發現當初把他推開,現在他便反過來推開我。

那個把愛推開的模式仍然存在。

 

這幾日突然覺得很需要作進一步療癒。

我向上天祈求,結果很快便遇到一個療癒的 workshop,及一次免費內心傷痛的 SRT 療癒。

真的很感恩我的祈求很快被答允。

原來上天覺得適合自己的東西,便會在適當的時候,毫不費力地得到。

並不需要自己不斷地追逐,弄得自己身心俱疲。

 

 

 

這裡有我的生活和好物分享~ 歡迎各位來探我喔~
♥ Bel Bel's Facebook | Bel Bel 的微博 ♥
E-mail ♥ bforbel@gmail.com

 

 


Bel B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