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分類:電影後感 (4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
在剛過去的星期五晚上,我在日劇無雙那兒,以優惠價買到《交響情人夢最終樂章後篇》的優先場戲票。跟一大群粉絲一起笑著看這套電影,感覺很不錯,在此首先感謝他們悉心的安排。

《交響情人夢最終樂章》,分成上篇和下篇播放,內容主要是講述野田妹和千秋王子一同在法國留學的心路歷程,期間還經歷到感情的波折。

其實早在 SP 版,已經交代過他們在法國留學期間的成長。但我認為在 SP 版,描述千秋的戲份較多,而在電影版卻較側重描述野田妹的內心掙扎。


Bel B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印象中我在本 blog 提及到關於「女人若太可愛,便不會有愛情」之類的說話,而這句話便是從 sina 某專欄裡提及的,作者還以《東京愛的故事》這套日劇內的兩位女主角作例子。於是我在去年向朋友借了整套 VCD 來看。

不過,由於我無意間在某渠道得知故事的結局,也覺得莉香很慘,所以曾經看了一半便沒有再追看。

後來,因為在幾個月前發生的事,而我也為這事的起因向自己的內心尋找答案時,我才重新再看《東京愛的故事》。看完整套劇後,感受跟我之前讀過的評語很不同,而劇中有些角色的對白,更給我很大的啟發。

(在這篇文裡,故事恕不詳述了,請諒。)

首先,在劇中我不太覺得莉香是個很執著的人,直到在最後一集裡,莉香為了要紀念和完治一起的事,而特意走到完治家鄉的小學,在完治的名字旁刻上她自己的名字。其實當時,莉香和完治之間差不多要完結,而我想莉香之所以這樣做,是因為她真的很希望能跟完治永遠在一起,就算在肉體或精神上不會在一起,她也希望找一些象徵的事情來表示最後的愛意。

看到這裡,我便覺得我跟莉香很相似。即使明白到和某些心儀我異性是沒有可能,不過卻會由其他途徑去抒發對他的愛意,例如當買一條頸鏈給某人時,我也買了一條一模一樣的給自己。

剛巧最近,我從朋友中聽了關於愛情的字,分別是「學會等待」和「放手」。

在劇中,里美因為「學會等待」,所以最終得到完治。

而莉香是學會「放手」,因為後來她也明白到,完治最愛的並不是她自己,所以她決定到洛杉磯的分公司工作,於是便順利成章地離開完治,讓這段情慢慢地淡化。

其實,里美最終所以得到完治,除了是因為完治始終最愛的是她之外,更重要的是,她在之前失敗的愛情中學會了解自己的真正感覺,還有的是 - 向完治明示暗示,甚至表白。

她表白過後,卻沒有迫完治馬上作決定,而是給予他時間,讓他自己去決定選擇誰,就正如她在最後一集時,知道完治要尋找失蹤了的莉香時,她很鎮定地說:「我現在要忍耐呢。」

看完整齣戲後,我覺得莉香跟完治為何不能繼續一起,那不是她的錯,只是完治最愛的永遠也是青梅竹馬的里美,加上之後里美情海翻波,令完治找到更多的「理由」去關心她、接近她,其實也無話可說了。

延伸閱讀:
女人太可愛不得男人愛 (sina Ladies)

=========
其實,我也正在學習如何去「等待」和「放手」。之前因為不懂去「等待」,所以說錯話而造成無可挽救的結果。至於如何去「等待」,只知道便是一切以平常心看待。不過,平常心究竟是什麼一回事?

至於「放手」,雖然我試過等得太久而做了「放手」的決定,不過我沒有後悔過「等待」的時刻。其實,在那段「等待」的日子,心情有苦卻有甜,而且我和他也相處得算是不錯,有時我也在想,我很感謝他為我帶來不少快樂的回憶。

Bel B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雖然日劇《交響情人夢》和 SP 已經播完好一段日子,不過我卻待到有空時,才一連數日地把故事看完。

很高興看到劇中的女主角野田惠,在 SP 的第二集裡,終於和千秋真一成為一對了。

看似是南轅北轍的兩個人:千秋既英俊不凡,內歛、做事有條有理,很清楚自己在音樂上的目標,可是卻有點冷漠;野田卻是坦率、老是把房間弄得亂七八糟、有時還會做些變態行為 (如數日不洗澡、看見千秋便飛撲過去等)、也沒有什麼大野心 (除了希望成為千秋的妻子,和跟他一起在台上表演外),可是他們最終卻自然起走在一起。

有些看過此劇的朋友認為,因為野田的鋼琴天份和技巧,散發出獨特的吸引力,而令千秋漸漸地喜歡她。

不過,在千秋身邊的同學都有相當的才華,不過為什麼會選野田,而不是其他人?

那是野田因為愛千秋,更一直在其身邊守護他、支持他、了解他,而且她為了拉近和愛人的距離,於是努力向上,令自己成長起來。

本來野田只是一個在學業上馬馬虎虎,想著畢業後就去幼兒園教音樂,所以只是每日練習彈其自創的「屁屁歌」,胡混地過著每一課。

後來偶然間認識了千秋後,便馬上被他俊朗的外表吸引著,也崇拜他在音樂指揮上的才華。

雖然大家在相識初期,千秋對野田的態度很冷酷無情,可是野田還是既大膽又主動接近心上人,而且很勇於表達自己的心意,例如經常到千秋和其樂隊的練習場地探望,還為他們做檸蜜。有時還借故進入千秋的居所 (如家中沒有水,想借他的浴室;有一次因為沒有食物而在他家食飯等。)

同時間,野田還會觀察千秋的一舉一動,還有意無意地知道千秋一直患有「飛行恐懼症」,所以她學習催眠為他治好那纏繞多年的陰影,好讓他可以遠赴歐洲深造。

只要野田可以去的,她總會去看千秋的演出。然而每一次千秋演出後,在台下的野田總會感動得流下眼淚,彷彿千秋的一切就好像跟她有關似的。

另外,也因為休德列傑曼的一句話:「妳這樣是不能和千秋一起的。」便令野田醒覺到,她和千秋之間存在了很大的距離。

既然知道彼此間的距離,要選擇放棄,還是努力改進自己?野田選擇了後者。

當野田知道千秋希望去歐洲,她為了可以跟心上人繼續一起,所以才做一些她之前不曾做過的事情:參加鋼琴比賽,而且更史無前例地日以繼夜地練琴,也不再彈「屁屁歌」了,因為只要勝出了便可以到法國的音樂學校留學。她也因為在比賽中輸了而失落一段時間,然而在失敗中,她漸漸地想到她真正想要走的路......

後來她考上了巴黎的音樂學校,並且和千秋一起去留學。雖然那時的她,對於在自己音樂上的路向還未很清晰,而後來她發掘到自己在鋼琴演出上的優點和風格,還成功克服了她在音樂上的樽頸,以及學懂不再依賴千秋來使自己成長,便是她在留學時的事情。

在 SP 的第二集,野田也因為在學業上遇到困難而失去自信,加上千秋和歐克雷老師因為巡迴演出而離開她一段時間,而令到她一度陷入崩潰。當時野田因為看見女鋼琴家孫芮和千秋同台演出,於是模仿孫芮的演奏風格,而忘了自己的長處。

其實我自己都曾經因為情敵的出現,看到自己的不足而失去自信,而且更嘗試去學習她的特質。所以當我看到這段,便產生了共嗚。

其實,要是喜歡自己的話,便會同樣喜歡自己的特質。就如千秋擁著野田時說:
「我喜歡妳的鋼琴。」

在 SP 的後段,故事也交待了野田學會了不再倚賴千秋。千秋不在的日子,野田仍然自發地努力學習不用說 (在日本時她總是因為蹺課而被千秋責罵),她還在學校假期期間,安排她留學的朋友一起出席她的首次獨奏會,可是她知道千秋在忙,所以沒有告訴他獨奏會的事。

(就在這個時候,千秋終於認清了自己對野田的感情了!大概當一個男人和喜歡的人分開一段時間,才察覺到她的重要吧。^^ )

愛情的魔力是那麼的強大!也許沒有戀愛的話,野田在日本畢業後只是一個平平無奇的音樂老師,而且永遠活在自己的幻想世界的大女孩吧。

================
真正的愛情,除了是彼此相愛、包容、接納、尊重和欣賞等外,如果在一起時能推動彼此去成長,那將會對雙方的人生都有正面的影響。

雖然坊間都認為女追男成功的機會較少,不過當一個女生愛上男生時,如果可以像野田般多去了解千秋的事情,甚至在必要時提供幫助和支持,而不只是從自己的角度出發,也許會有助打動對方吧。不過像野田般的變態行為,女士們千萬不要仿傚。

我頗欣賞野田對千秋那直接了當的態度,不過我想香港的男士們,大多難以接受太主動的女生吧。

《交響情人夢》雖然看起來很喜劇化,不過在攪笑的背後卻有很多思考的空間,是一個有深度的故事。這故事除了愛情,還透過角色們去表達一些音樂家的心路歷程,只是我對音樂並不是很了解,也沒打算作有關的談論。

Bel B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看完《色,戒》了,我最想說的便是這句「敗給感情」。

對,女主角王佳芝的一生,只因敗給自己的感情。

敗給感情的結果,便是在猶豫之間,被自己心儀的男同學鄺裕民推動之下,便跟同學們一起進行暗殺易先生。

可是,王佳芝和同學們以為租間大屋,扮有錢夫婦,便可以闖進易先生易太太的圈子,從而進行暗殺行動。王佳芝還以為,只要她在男同學中得到性經驗,便可以進一步勾搭到易先生的色心。結果易先生夫婦突然說要離開香港,她的經驗未能即時用得著,反而令她添加了陰影。

後來,王佳芝的同學在混亂中殺死易先生的同黨老曹,她看見老曹滿身鮮血,雖然很害怕,但也彷彿頓然大悟,於是便在慌忙之下逃跑了,離她的同學而去。

要進行暗殺行動,不是敵人死,便是我亡。看她那時慌張的神情,她能承受得起暗殺行動時那沉重的壓力嗎?

王佳芝除了感情用事,也許不懂去拒絕,也太容易相信人。

她在逃跑了以後,便獨自回到上海,寄居於舅母的家。她在以後的三年來教小朋友語文、上大學讀書,本來可以重過平淡的生活。可是她卻偏偏重遇鄺裕民。

她最後還是接受了鄺裕民和上頭老吳的要求,再一次「飾演」麥太太,闖進易先生夫婦的生活圈子。她以為,她背熟了麥太太的個人資料,跟易太太混熟,和易先生發展地下情,加上同黨們的協助,暗殺計劃便會成功。她還天真地以為,任務完成後,老吳便會送她到英國,跟身在當地的爸爸和弟弟重逢。她還托老吳代她寄信給遠方的爸爸,殊不知,他把她那封信,悄悄地燒毀了。

其實,她今次有機會拒絕他們的要求,繼續過平凡的生活。我真的不明白。

今次的計劃看似順利,王佳芝終於成為易先生的情婦。她很明白,她付出了身體,讓易先生鑽入她的身體,甚至是她的內心。

不論是他們兩人的肉體關係,還是在秘密的地方幽會,二人之間說話並不多,但是他們互相對望的眼神,不但令彼此明白到,愛對方卻不能明正言順地愛那種無奈,更令對方漸漸地解除對對方的防戒。

向來絕少向太太談工作的易先生,當和王佳芝幽會時,卻鮮有地激動地訴說他在工作上的痛苦。當王佳芝向他唱歌時,他的嘴角露出了久違了的微笑。

當王佳芝和易先生去到一家咖啡店的閣樓,她看著易先生送給她的粉紅色石介指,不禁感動起來。感動,不是因為那如白鴿蛋大的粉紅色石,而是除了易先生之外,從來都沒有人對她那麼好。

本來王佳芝是為了暗殺易先生,可是到了最後,她還是被易先生的照顧和感情打動了。至少,易先生曾經給她一間公寓,讓她不用再寄人籬下;也給過她肉體的歡愉。

可是,王佳芝的親人和朋友呢?她的爸爸帶著弟弟到英國生活,在那邊再娶妻,可是卻說不能負擔女兒到英國旅費。她的同學和老吳都只視她為行動中的工具,當她進行計劃時包受了身心的煎熬後,他們從來沒有給她關心過。鄺裕民口口聲聲說愛她,不會讓她受傷害,不過他除了想吻她外,其餘為她所做的,便是推她交給別的男人,成全他那更偉大的目標 - 救國。而她的舅母替她賣掉父親給她的房子,才給她棲身和讀書。

我想,她這生最關心她的人,大概只有易先生夫婦吧。

當易太太發覺「麥太太」的行李被張秘書帶走後,她還會問問丈夫,她到底去了哪兒;當到了處決王佳芝的時刻,易先生獨自在她住過的客房裡,默默地低頭不語......

最後,就是因為戲假情真,王佳芝趁她的同黨未來到咖啡室時,她凝重地也很艱難地向易先生吐出三個字:「你走吧...」

「你走吧」只是出自於她對易先生的愛,而不是她對同黨、對國家的背叛。

人,始終是有感情的。縱使有理智和偉大的目標,還是敵不過自己的感情關口。

也許要適時收藏自己的感情,才能做好大事吧。

就算當理智蓋過了感情,在夜閑人靜之中,埋藏心底的感情和哀傷,始終都會透過眼淚抒發出來。當易先生從秘書口中,知道王佳芝原本想要殺他,以及他在那張王佳芝和同黨的處決書上簽了名後,他的眼淚,彷彿表達了被傷害和對情人不捨的痛苦。

人,總會有些時刻,被自己的感情打敗了吧。

Bel B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