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7 年除夕,終於都順利打破了留在家中的宿命,總共和五位異性朋友一起渡過。

(雖然聽起來好像桃花處處開,不過我和他們只是朋友,沒有其他的啊!)

在下午三時左右,我首先和 mark 和他的另一位朋友,一起到奧海城的保齡球場,打了兩個小時。

mark 的朋友說,在下午這段時間打保齡比較便宜,我沒有記錯的話,兩小時收費便是 $145,以我們三個人來說,我們便打了約六至七局了。

這是我第一次打保齡,所以打得很差,試過連續三次,保齡都滾進兩旁的坑了,偶爾一兩次,保齡便擊中了九個瓶。只是,滾球的手法和力度,今回還未能掌握得好,保齡滾到差不多到了盡頭,它卻向左或向右滾進坑了,真是氣人呢。

不過,打保齡看起來都很好玩。下次有機會再打時,技術要有進步啊。另外,打完保齡後,心情便回復了。


打完保齡後,我和 mark 的合照。

我們打完兩小時的保齡後,便在場內的小賣處吃點東西。期間,我 miss 了H 君的三次來電。H 君說,他今晚想帶他的靚仔男性朋友一起來。呵,聽來很有意思,而今晚的約會,便由二人變成四人約會了,因為本來只有 A 君答應我一起今晚食飯和倒數的。(但是幹嘛 H 君哪麼遲才 confirm 呀? emotion )

然後我們在奧海城商場逛了一會,更行經三色台倒數活動的綵排場地,還見到一些該台的藝員,如阮兆祥、梅小惠、廖碧兒、李綺雯和吳卓曦等。

約六點許,mark 的另一位朋友來到,於是他們便一同出發到他們朋友的家,然後我便在商場裡繼續逛逛。

在奧海城外的大型聖誕樹,很閃亮很美。


然後我便乘小巴,轉乘地鐵到尖沙咀和三位朋友會合。H 君帶來的朋友 R 君果然英俊不凡,而且髮型和衣著都入型入格。接著,我們便去到佐敦的 Double Star Cafe 食晚餐。


我的 2007 年最後的晚餐。

R 君除了有型有款外,見識更是淵博,不論是本地電影、韓劇、韓國文化甚至是投資理財,他都甚有見解,坐在隔鄰而周身刀的 A 君,便跟 R 君談得不亦樂乎。而我,一向不熱衷看劇集,所以只有做聆聽者的份兒,不過都算獲益不少。

我們坐到晚上十時許,大家才開始商量應該去哪兒倒數,可是我們看見彌敦道的街上都是人,所以都很苦惱。最後,還是由最有主見的 R 君帶路,走到彌敦道與北京道之間的路口,不過警察已經封了路,我們唯在站著,等待維多利亞港的「幻彩詠香江」上映。


三人行。

後面的人越來越多,也越來越擠迫。看見有些遊人從欄杆的隙縫悄悄地走進了前面,真的有點妒忌啊。

等到約 23:45,眼前對面的中環中心的樓頂,和在半島酒店旁的煙花開始爆放了。雖然看不到從 IFC 發放的煙花、聽不到海旁的音樂,不過附近的人群,心情卻仍然興奮,不斷都聽到他們的歡呼聲。


雖然眼前的煙花色彩繽紛,花樣也很多,可是,我卻沒有興奮的感覺,只是不停地高舉相機在拍呀拍呀。也許之前在新加坡的煙花匯演實在太震撼,相比之下似乎失色了。

不久,位於左面的商場電視屏幕,出現了倒數的畫面,一瞬間,便正式踏入 2008 年了。

我們四人互相道賀,還拍照留念。

謝謝他們和我一起倒數啊!祝大家友誼永固吧!

倒數完畢後,一群印籍男人在我們後面潑啤酒以迎接 2008 年,幸好我們及時閃避或縮下,呵!

最後,R 君因為有下場而先行離去,而 A 君和 H 君便一同送我去油麻地的巴士站。不過,要等的巴士等了大半小時也沒有到,最後我還是上了一架綠色小巴回家,車費 $20,司機很懂做生意啊。

===============
今個除夕夜,我的一個四年好友,和一個相識數月的好友,他們雖然很少聯絡,不過由於我的關係,卻無意地令他們重逄了,原來他們早前在某種活動裡認識的,這次見面,他們又談論他們共同的嗜好。

這個世界雖然很大,不過有時也很細小!

另外,在我還未找到朋友和我一起倒數的時候,H 君卻笑說也許今年會有三位男士和我一起渡過,怎知真的被他開口中了!H 君,你不如試試買六合彩吧,說不定下一期的頭獎得主便是你呢!


創作者介紹

Bel Bel's Lifebook ♥ 自言自語

Bel B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