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7 年 4 月 14 日,天晴。而格仔簿也在這晴朗的下午,在尖沙咀某舒適的樓上 cafe,開展了她一生中的第一次約會。

而她的第一次約會的對象,便是蘋果日報體育版了。

2007 年 4 月上旬,格仔簿收到一封陌生人的電郵,他問格仔簿是否願意接受其報章的訪問。當時格仔簿的心情既驚又喜,她考慮了數天後,便答應了他的邀請了。

不過答應後,格仔簿卻有點忐忑不安。為什麼?皆因格仔簿向來不善辭令,而且又擔心再次暴露她「鐘意睇波但係唔識波」的弱點,成為一眾讀者的笑柄。

可是,這次的約會後,也許會令更多人認識格仔簿,於是她鼓起勇氣,預備了收藏多年的足球相關物品,還預先假設蘋果日報會問的問題,並預備了一些答案,更穿上今季阿仙奴主場球衣去應約。

格仔簿一到達 cafe,蘋果日報體育版便馬上認出她了,原來他預早一點到 cafe 等候呢。

然後格仔簿坐下,把她的收藏品一一展現在蘋果日報面前,然後逐一介紹。我們點了飲品後,我便慢慢回應他的提問,及細說我看球賽的點點滴滴。而他則露出充滿好奇的眼神,把我的收藏品用相機逐一拍下。

今次跟蘋果日報的訪問,令我再次回憶起許多看球賽的經歷,例如在 1996 年巴治奧跟隨 AC 米蘭訪港和快譯通踢表演賽、第一次從朋友口中聽到「阿仙奴」的名字,繼而慢慢地對阿仙奴產生興趣、然後在某球迷討論區,認識阿仙奴球迷朋友並相約一起看比賽等,後來阿仙奴球迷會正式成立,我也有去參加球迷會的睇波活動等。

蘋果日報問及為什麼不再參加球迷會的睇波活動,那時我含糊其詞,回答什麼彼此沒有緣份或者大家各有各的生活之類的。其實真正的原因,當時並不太想回答,並不是球迷會的會員不好,而是某一日,我突然覺得即使在熱鬧的人群中,卻有莫名其妙的孤單感,因為身邊的人沒有一個可以交心的,一起歡呼過後,我的空虛並沒有因此而被填補......

我實在害怕這種孤單感,所以到現在再沒有跟大群人一起去睇波了。不過我偶爾還會懷緬跟阿仙奴球迷朋友相處的快樂日子,我們除了一起睇波外,還一起去 Happy Hour、去長洲渡假屋宿營、唱 karaoke、看電影和釣蝦的日子,大家的感情好像兄弟姊妹,而且我還帶了他們贈送的阿仙奴紀念品去做訪問。

事實上我是一個念舊而長情的人,即使過去的許多事情再沒有跟我牽上任何關係,我仍然選擇把他們儲存在我腦海的一角。

這篇訪問,將會在蘋果日報體育版跟大家見面,請各位友好多多支持。


Bel B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