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 blog 友問我,我讀那間日語學校的老師是否全都是日本人,我回答:「不是。」

聽我的舊同學說,他的 Year 3 日文先生,是一名曾在日本留學和工作多年的香港男人,不過他說的日語,聽起來就像日本人所說的一樣,但說廣東話時發音卻有點怪怪的。

而教我 Year 2 的日文先生,她是一位曾在日本京都留學多年的韓國人。

 

記得 Year 2 的第一課,韓國人先生詳細地介紹過自己,首先說她在京都的大學 (記得好像是語文系) 畢業,然後說在兩年前左右便開始到我校教日語,並叫各同學不要擔心 (其實即是不需要懷疑她的日語水平)。

她的為人頗為親切,偶爾還跟性格隨和的男同學們開玩笑,令沉悶的課堂弄得更輕鬆。而且她的日語發音都字正腔圓,雖然不太像一般日本人的口音,不過都很用心地紏正同學們發音的錯誤 (Year 1 的先生較少這樣做,大概是她覺得讀到便可以)。不過,由於她講解時只用日語解釋,所以在文法理解上便有困難,加上她的教學進度十分慢,例如學校的教學時間表上已列明何時教完哪一課,而她卻不知為何卻拖到兩星期後才教完。所以,我班約有一半的同學都申請轉班了。

因為當時我在課堂裡認識了一些好同學,而且課程還算上得輕鬆 (相比 Year 1 時每堂都有計分的小測),加上其他的分校地點離我家太遠了,所以便一直跟隨韓國人先生至到課程完結。

不過,韓國人先生說她已經在今年 9 月再次到日本進修了,即是說她已經沒有在我的學校繼續教日文。

至於我的 Year 3 日文先生,她是日本人,剛巧她跟我之前的先生一樣,都算頗年青而親切。

感覺上由一個日本人先生教日文比較值回票價。上這個 Year 3 先生的課堂比較輕鬆,只是每堂開始時都有一次不計分的默書,即是她讀一句句子,同學便照著寫出來。另外她都經常紏正同學們讀音的錯誤,有時還會談談日本的文化呢。

不過,Year 3 的課堂明顯地比之前的艱深,因為先生經常叫我們和隔鄰的同學一起作句子。由於我對於 Year 2 所學的詞語不算很熟,所以便出現了「想到怎樣作,但不知如何用日文寫出來」的情況。

另外聽說剛才所說那位香港人先生,他十分嚴格,在第一堂時便很寸地叫同學好好溫習去年學過的日文。

由於校方事前不會公開各班所負責的先生名單的,所以不太可能選擇到心目中的先生來教日文。我想,今年選了某分校讀 Year 3,都算是我幸運吧,大概太嚴格的先生會叫我受不了。


創作者介紹

Bel Bel's Lifebook ♥ 自言自語

Bel B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